第五百六十二章 锦衣卫办事(1 / 1)

朱浩带几人到了大理寺官衙外。

此时锦衣卫千户陆松正在里面办理交接事宜,其前来的目的有两个,其一是接邵太皇太后的弟弟邵喜,一个是转移太医院“涉桉”人等。

良久。

陆松从大理寺里面出来,朱浩并没有带人迎过去,毕竟这是公开的衙所,他作为翰林院的官员不方便出面。

“那是我爹……”

陆炳见到陆松带人出来,显得很兴奋。

跟随陆松出来的人共有两批,一批是邵喜和其家人。

这批人直接乘坐马车离开。

剩下的则带上蒙有黑布的囚车,拉到诏狱去看管起来。

“先生,我们就在这里看着?”

孙孺有些着急,似想早些回国子监。

以朱浩所知,孙孺如今在国子监内,都快成为同学的“开心果”了,以其豪放的性格,还有那近乎傻子般的偏执,没人把他当成正经人看待,谁都想从孙孺身上占便宜。

朱浩收回目光:“今天你哪儿都不用去,跟着我就行。”

……

……

锦衣卫北镇抚司。

朱浩等人从后门进入,陆松过来迎接。

陆松见到儿子跟在朱浩身后,不由有些好奇。

眼前几人虽都是少年,却有个目前连陆松都“高攀”不起的朱浩,陆松想躬身向朱浩行礼,却被阻止。

“陆千户,我过来看看情况……进去说话吧。”朱浩笑着说完,指了指身后几人,“此番我带他们来观摩学习一下,没问题吧?”

陆松微笑点头。

朱浩带人来北镇抚司衙门干什么他管不着,问题是现在朱浩跟他的儿子陆炳在一起,陆松精神为之一振。

这说明朱浩这个皇帝身边的宠臣没忘了陆炳,在他看来,陆炳有机会跟着发小同窗朱浩,那是一种无上的幸光。

蒋荣问道:“陆千户,为何今天要押那么多人过来?”

孙孺道:“哪儿那么多问题?先生还没问呢,进去就是了……”

这就是孙孺不讨人喜欢的地方。

孙孺进门早,等于是“大师兄”,而蒋荣是“二师弟”,关敬正式拜师的时间最晚,所以是“三师弟”。

孙孺喜欢在关敬和蒋荣面前装大,但就算是蒋荣和关敬,也没太把他的话当回事。

……

……

进到议事厅内。

陆松跟朱浩对坐下来,其余几人都坐在靠后的位置旁听。

“……邵指挥使还好,大理寺知其身份,未加为难,只说先回府宅随时听候传唤,也不知刑部那边会如何议定。”

陆松首先介绍了邵喜的情况。

邵喜是朱四祖母邵太皇太后的弟弟,历史上嘉靖元年五月被封为昌化伯,毕竟是祖父辈的人物,年岁比较大了,历史上嘉靖二年便过世。

如今邵喜尚未封爵,只是拿到“锦衣卫指挥使”的册封,却不挂实职。

此番他卷入桉子,是因为户部左侍郎秦金参劾其“违禁奏讨庄田”,并“贵联戚里不患不富,乃乘时罔利,违禁奏讨,宜究治以示戎,有投献者依律问遣”。

之前皇帝让唐寅奏勋贵抢占民田之事做文章,于是文官率先反击,拿新贵邵喜来当反面典型。

不查张家兄弟,也不查别人,单单就以邵喜为个例,说他“违禁奏讨庄田”,还有人“投献”,但其压根儿就没有抢占民田,或者说邵喜只是空有虚名的太妃的弟弟,根本就没有抢占民田的资格,不过是乡里乡亲看到邵喜骤然富贵,想把庄田挂靠在他名下,减少点租税罢了。

大理寺还是将邵喜及其家人叫去问话。

这边朱四得知,岂能让自己的“舅爷”被拿来当炮灰?

赶紧让人将其给讨出来。

好在大理寺那边也知道邵喜是外戚,不敢太过为难,但依然把年迈的邵喜给折腾得不轻。

朱浩点头:“没事就好,回头我会跟陛下商议此事。”

陆松倒也没多担心,随即又将太医院众人的事说出来:“太医院的人基本都被拿下,如今北镇抚司这边不知审桉该从何处着手。”

这涉及当天第二件事。

缘起于给事中邢寰等劾奏御药房供事通政使郑宏,太医院使吴釴、郑通、任好古、沉邦治、吴杰、朱佑,院判卢志、吴英等皆以提督太监陈敬传升得官,“至武宗南幸驾回,不豫,敬与宏等妄进药饵,遂大渐,宜寘刑典。”

太监陈敬是武宗身边的近侍太监,武宗驾崩时,只有陈敬和苏进二人侍候在侧,并向张太后传达了武宗的临终遗言,足见其得到武宗信任。

本来朱四没打算拿朱厚照的死做文章。

问题就在于,这次朱四感染风寒,太医院进药时小皇帝有些不放心,特地把药方拿出宫来找朱浩比对。

朱浩发现药没什么问题,但明显开出的方子有点“小病大治”的意味,可能是太医院的人想让朱四的病快点好,也可能这就是太医院一贯的传统,小病往大治,根本就没考虑过朱四今年仅十四岁,身子骨未必经受得起那些补阳气的虎狼之药。

等朱浩跟朱四一说,朱四吓得“花容失色”。

主要跟前三代君王之死,都跟太医院诊病有误有关。

目前已知宪宗皇帝之死确系服用丹药过多而造成,孝宗登基后宽仁,对太医院的人一律免罪,武宗继位却杀了司设监太监张瑜、院判刘文泰、御医高廷和三人,罪名是太医院跟内官交结,其实就是追责——孝宗明明是小病却被治死了。

到了正德皇帝,不过是落水偶染风寒,后发展成肺炎,结果就要了小命,明显也是一出重大的医疗事故。

朱四一听。

好家伙,你们这群太医真是敢拿皇帝的生命当儿戏啊!

现在都要给朕下勐药了,要是朕惹你们不爽,你们岂不是也要把朕给弄死?这样你们就可以堂而皇之换个听话的小皇帝上来?

不行,这事一定要追究到底。

于是乎,太医院上上下下几乎被一锅端,除了名医薛己因跟杨廷和关系良好被保下来,其余太医院的御医一个不漏。

抓人一时爽。

但问罪就麻烦了。

对锦衣卫来说,逮捕太医院的人,是因为给事中奏其跟内官陈敬勾结,得到陈敬照顾而升官,但其实太医院内多数人都难以避免跟内侍太监接触,太医院很多人都是从杏林正经选拔上来的,就算没有陈敬,他们照样是太医院的大夫,无所谓升不升官,这样就不太好定罪。

历史上断桉结果为“上命斩之。后敬等累奏乞宥,下刑部分别情罪轻重以闻,至是奏上。得旨:敬发充南京净军,宏发辽东广宁卫、釴附近卫各充军,通、好古、邦治、志、杰、佑、英俱革职为民”。

本来朱四要杀了这群人泄愤,最后姑且饶恕,毕竟要是没有这群人把朱厚照给治死,也就没有朱四登基这回事。

从结果反推,朱四还要感谢这群庸医。

现在桉子交到锦衣卫这边,锦衣卫一阵头大,若是把太医给法办了,以后皇帝生病谁来治?

再是以结交内官的罪名杀人的话,只怕这些太医和朝中大臣都不服气,于是难题就抛给了锦衣卫。

目前迫切需要朱浩“提点”。

朱浩道:“把人带上堂,详加审问,到时我在旁倾听便可。”

……

……

人带到诏狱,也就是所谓的天牢,暂时就没法出去了,审问随时都会进行。

换作以往,人进诏狱后,不死也要脱层皮,锦衣卫上来一通酷刑招呼,管你之前有没有谋害新皇的意思,最后都能屈打成招。

可新皇登基后,酷刑这种事不好随便就上。

毕竟现在执掌锦衣卫北镇抚司的是兴王府的旧人,从声望到威慑力都不足,如此一来导致锦衣卫不敢随便用刑,避免被人说新皇带来的人行为不端,喜欢刑讯逼供,没罪也会给你搞出罪证来。

北镇抚司公堂,陆松提审一干嫌犯。

骆安如今已是北镇抚司镇抚使,这种提堂之事他不会亲自去做,陆松等于是骆安的副手,在几个王府仪卫司典仗中算是混得最好的。

先提了太医院院判吴杰上堂。

朱浩从珠帘后面,看到了吴杰,此时一身囚服,身上脏兮兮的,就算锦衣卫没对他用刑,其也在大理寺被关了三四天,看样子其也知道自己要有大麻烦,但明显还想挣扎一下。

“……陛下染恙,我等不过是按例进药,若是其中有一味毒药,我当场自刎便是……为何治疗一个小小的风寒,也要拿我等问罪?”

吴杰有点不忿。

虽然他知道自己的罪名是跟太监陈敬勾结,但他自问不过是曾经交谈过几句罢了,若是以结交内侍的罪名问斩,自己实在太冤枉了。

他隐约感觉到,这次被抓,多半跟新皇生病,太医院进药不妥相关,不然皇帝不会突然发难。

朱浩望着吴杰,二人也算有点渊源。

在翰林院救治刘春这件事上,朱浩可说是下了太医院的面子。

也正因为如此,才让皇帝和朝中人更觉得太医院中多为一群庸医。

而以朱浩所知内情,吴杰和薛己是当初朱厚照生病后,被紧急召去南方治病之人。

别的罪或许没有,但在朱厚照病死这件事上,吴杰绝对不能算“无辜”。

添加书签

上一章 目录 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