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四十六章 真正的星坟!(1 / 1)

逆臣?师尊?

这两个字眼触动钧天的神经线,早在曾经他就通过雄关了解过,圣朝高层一直在追铺张远山。

然而道侣怎么解释?师尊有道侣了?

黑暗中,钧天睁开了眼帘,他所在的这座安全区规模较大,也是通往星坟最终一个据点了,里面鱼龙混杂,各大势力强者皆有。

弱小者开始陆续昏睡了,偌大的安全区有些死寂,一些老神都在闭目养神,为明天通往星坟深处做准备。

“嗡!”

钧天的顺风耳无限加强,探听安全区的一切精神波动,很快他锁定了不远处,正在相互传音交流的强者。

“已经深夜了,必须要现在回归?”

一位黄袍强者皱眉传音,纵然圣朝在深处有超级安全区,不过星坟深处很特殊,无法直接腾跃到外太空,离开星坟。

星坟的深处和外围完全是两个概念,如同完全封闭的内世界,通讯艰难,夜间赶路风险更大,鬼知道会不会遭遇冷物质风暴。

“这是头等大事,立刻回归。”

从深处回归的强者话语冰冷,整整数年追捕,本以为抓铺无比顺利,谁曾向依旧被张远山杀出了包围圈。

当然他们逮捕了张远山的道侣,以此为威胁足以将其引出来,为防止第二次抓铺发生重大异变,圣朝高层也无比慎重,只为了确保万无一失。

“呼啦!”

轻微的空间振幅声传来,黄袍身影悄无声息地横渡离开安全区。

留意到这一幕,钧天的身影变得模糊,化作一道仙雾,神不知鬼不觉漂流到黑暗寒冬,展开一场狩猎行动。

“雄大,准备战斗!”

一望无际的黑暗世界,钧天全身缭绕万物生机,抵御冷物质的同时,以天眼通锁定横渡离去的黄袍强者。

奔袭在雪原上,钧天风驰电掣,披散的长发飘向脑后,极限狂奔状态,身躯撕裂一层层轰落的暴雪。

他身形如电,气息越发的冷冽了,像是奔腾在黑暗中的超级狩猎者。

“这鬼天气,该死的星坟,永远都不想留在这里!”

黄袍强者怒骂不断,他正在以特殊手段撑开防御光罩,然而却无法彻底隔绝冷物质。

这可是一位伪神,超级传令兵,战力强大震世,在起源界自然横行天下,但在星坟这里太渺小了,面对这等诡变深感无力!

“嗯?”

接着他的眼神一冷,留意到冒雪压来的身影,快若奔雷,竟然能在黑暗寒冬展开极限奔跑,让他心头一颤,对方莫非掌握超级宝物可以隔绝冷物质?

“咚咚咚……”

钧天彻底放开了,慑人的雄姿神光万丈,体若神魔,腾跃的一瞬间拔地而起,横过苍穹,无限沸腾精气神冒着滔天杀气。

仇人见面分外眼红!

钧天满腔的怒血在燃烧,大夏府百万士兵,东神洲上亿生灵,这是一笔滔天血债,需要圣朝神血才能洗涤干净!

“这虫子?”

黄袍强者有些惊愕,袭杀而来的左右不过圣主级,疯了吗?

当然他也没有托大,认为有些不对劲,全力撑开防御光罩,奔袭速度迎来了暴涨,全身神性物质都在燃烧,霎时间远去了。

“轰!”

仅仅电火时光间,如海的杀意横扫雪原。

漫天寒霜都炸开了,像是神魔板砖无限压来了,轰鸣着,震天动地。

“杀!”

雄大大吼,墙体无限放大,雄壮如深渊,承载漫天神魔,交织出恐怖的至宝规则,无限压向逃窜的黄袍强者!

“什么?至宝!”

黄袍强者受到了惊吓,更为惶恐,整座圣朝才能几件至宝?然而这一位年轻圣主,竟然掌握至宝!

“大威圣朝的狗腿子,纳命来!”

雄大沉闷低吼着,拉动铺天盖地的神魔风暴,任由黄袍强者的战力再强横,祭出的伪神兵不过是破纸,轰然间爆碎了!

“啊!”

一声凄厉的惨叫,黄袍强者遭遇毁灭性的打击,身躯都烂掉了,被撞飞了很远,砸在血泊中大口咳血。

“哈哈哈!”

雄大忍不住大笑,有些心酸了,遥想曾经圣朝伪神都能屠掉东神洲!

但在现在,横亘在人族边境线十几万年的山海雄关,已经化作至宝,一个照面硬生生重创了伪神!

“让我来杀他!”

钧天的瞳孔闪烁滔天杀意,洞虚道府翻腾出鼎盛能量,腾起大手流淌煌煌剑光,显照出斩神剑的规则纹理。

“你是祖天……”

黄袍强者大惊失色,认出了这门剑术,面目变得狰狞,低吼道:“你一个圣主,也胆敢和我对攻?祖天你以为你无敌天下了吗?”

“轰!”

他腾起染血的大手,战力恐怖绝伦,伪神级的巨头吼动了山川,打爆了漫天剑光,迎上了钧天的大手。

双掌撞击,鲜血溅射,天地轰鸣,状若天鼓!

钧天肉身差点炸开!

他的臂膀都在流血,更有毁灭性的神性物质,交织而成神道法则,要磨碎他的起源仙体!

“杀!”

钧天瞳孔充血,身躯覆盖万道光辉,违规级潜质绽放,傲立在三十六重天之内,呼啸天地,强大绝顶。

甚至,他的背后腾起六根盘天巨柱,各自盘卧着洪荒猛兽,横霸在天地间,裹挟着惊天动地的战力。

伪神有些恐惧了,颤声道:“你……你竟然还是张道钧……”

祖天与张道钧?竟然是同一个人!

他差点忍不住疯吼出声,根据大威圣朝的推测,祖天大概就是夏钧天啊!

这让黄袍强者感到了无边的寒意,为圣朝的未来感到担心,他藏的太深太深了,传出去谁敢相信祖天和张道钧是一个人!

雄大盘踞在天边,居高临下凝望这一战,钧天短时间底蕴尽出,打出了各种恐怖神光,震动了雪原,与重创的伪神激烈厮杀。

钧天差点被锤爆了,全身都是血窟窿,掌印,看起来太惨了!

雄大看的有些揪心,但没有出手阻挡,清楚钧天借机检测伪神的强弱,否则的话他已经拔出万道兵了!

重创的伪神披头散发,因为他无时无刻遭遇冷物质摧残,伤势迅速恶化,体表浮现出可怖的冻裂伤。

“混账……”黄袍强者狂怒低吼着,感受到了奇耻大辱,钧天分明可以瞬息间斩爆他,但没有,选择和他硬钢,他认为这个年轻人的精气神太霸道了!

“纳命来!”

钧天身躯流着血,一系列的神通绽放,十倍战力燃烧,起源仙体腾起如海的万道秩序,勾勒出极道拳,打出来巅峰战力。

“咔嚓!”

本就重创的伪神扛不住这一拳,胸膛破裂了,打穿了后背,喷射大片血光。

接着钧天轰出打神鞭,闪电般束缚住黄袍强者的元神。

“你竟然不被冷物质影响,难道是因为生命起源路的原因?”

圣朝伪神目呲欲裂,真的是奇耻大辱啊,忍不住咆哮:“不管你到底掌握了什么秘密,未来你注定无法封神,张远山他们更会相继惨死……”

“我为你们大威圣朝的未来感到担心。”

钧天无比冷酷攥住他的元神,左右两个耳光,抽的伪神心肺乱颤。

“你到底是谁?”他现在更想亲口听到钧天说他是夏钧天。

“我是你祖宗!”

钧天将他的元神重创,接着囚禁,雄大飞来收走伪神遗产,道:“逆天杀了伪神,足以轰动天下!”

“重创的伪神罢了。”

钧天正在炼化圣药汲取精华,滋润伤体,他说道:“若非冷物质的影响,我想要依靠自身杀他?根本就不可能!”

“伪神体内滋生出了神性物质,血肉交织出了神道法则,刚才你能打爆他的胸口,的确是因为冷物质的原因。”

雄大点头,不过等待钧天走向升圣主层面,杀伪神不会太吃力!

严格上来说,纵然是最弱的伪神都具备三域之力!

神道法则驾临在圣道法则之上,仅次于宇宙法则了,而神祇的强弱和他们体内滋生出的神道法则有关。

钧天没有时间可以耽误,以圣药精华恢复过来,接着扛着漫天冷物质,朝着星坟深处迅速闯荡,想要第一时间抵达圣朝安全区!

铺天盖地的冷物质越来越庞大了,举世昏沉,这里是最接近深处的区域,钧天都被冻得瑟瑟发抖。

不得已,他启动了银色花蕾!

一层神秘的光笼罩肉身,隔绝冷物质,迅速向前横渡,前方的世界更为昏暗了。

雄大跑出来体验一二,猛地发抖,打瞌睡,呢喃着:“诸神的黄昏……”

以雄大的规模都要沉眠,可见深处的影响力多么变态。

甚至,现在已经到了星坟最危险的时刻,诡异的世界朦胧着一层可怕的深红,似乎回归远古年代,走向了最恶劣的战场。

“那是……”

钧天惊悚了,遥望远处,诡变更为恐怖,时光被截断了,星海都崩塌了!

这是深处映照出的景象,诸世坠落,万物凋敝,大千世界在败亡,在熄灭,好像一部部古老的宇宙文明在断层,葬送在这片诡异的世界。

纵然有花蕾隔绝,钧天依旧身躯发紧,感受到恒古长存的超级寒霜,似乎可以葬送全宇宙!

很快,他看到了更为离谱的画面,无量大劫笼罩着残破宇宙,有盘踞在深空的生物在坠亡,伴随着密密麻麻的星体,摇曳下一片末日景象!

这就是星坟,投射出的旧景令人惊悚。

它疑似葬送了宇宙文明,就连超级安全区都暗淡了,所过之处到处都是冻裂的强者,横陈在大地上。

似乎在星坟的深处,最恐怖的诡变中,全世界的强者都会葬送。

“轰!”

钧天背负黑暗大剑,一路上绝尘而去,闯入了浩瀚寒冬……

添加书签

上一章 目录 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