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41节 冰山瓦解前(1 / 1)

天阴沉。

冬日,冷的让人遍体生寒。

沉约抬头望天,看着铅云厚重。郭京等人见状不由抬头望去,心情微有沉重,郭京搓搓手,好意道,“看起来要下雪了,这不是谈判的好天气。”

他不知道如果不想做一件事情,什么都可以成为一个借口,反之亦然。

“天气好的时候,也是杀人的好天气。”沉约澹然道。

别人看到的是铅云,他看到的是铅云后、始终蔚蓝的天。

那一刻,他嘴角反倒露出丝微笑。

郭京哆嗦下,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晴朗的天气杀人……血总是容易干的。”

沉约轻吁一口气,“你可以不去金营,可哪怕老天下刀子,我也要去一趟的。”再不理会郭京,沉约大步走回垂拱殿。

殿中蓦地有些骚乱,不是因为沉约,而是有个站在角落的宫人软软倒了下去。

众人不解,这才惊慌。

王宗楚见沉约走近,忙叫道,“乱什么?把他抬出去,找太医看看就好。”

有禁军犹豫下,终于还是遵从王宗楚的吩咐。

沉约在禁军抬那宫人离去的时候,终于看了一眼那个宫人。

宫人面色苍白,似没了呼吸。

沉约无法再感受到女修存在的痕迹,可他在不久前,的确有这种感知。

女修飘然离去,如同从未来过般,挥一挥衣袖,留下一具曾经借用的躯壳。

这种对手如何能敌?

沉约知道一切,却不急于寻找女修。

他找不到!

除了单鹏可能会有方法,这世上本再不可能有人能发现女修的影踪。

沉约丝毫不急,他找不到女修,可他深知只要完成自身的计划,女修迟早会找到他——因为他的目标和女修是截然相反的。

不平行的两条线,终究有相交的那一刻。

女修不会容忍他沉约的存在!

“我要前往金营……议事。”

沉约望向赵桓,“但我出行前,希望你能做到一件事情。”

赵桓感觉不到沉约的任何礼数,终究还是挤出微笑道,“神人吩咐,若是可以,朕定当竭力做到。”

沉约缓声道,“我希望你……”看向群臣,真诚道,“或者说,我希望你们,可以考虑下京城的百姓。”

他只说了这么一句,转身走出垂拱殿,向宫外行去。

聂山紧紧跟随,蒋兴倒是不甘示弱,但他并没有鼓动他人跟随。马勇、石力见状都是咬牙,可终究跟在蒋兴的身后。

其余的禁军却是略有犹豫,犹豫间,看着沉约等人走远,再想跟随,已没了勇气。

有些心意,不过是一时意动,要实施,却需要非凡的力量。

雪花飘落。

众人望着渐行渐远的几人,心情各异。

跟随沉约的禁军均是不安的心情,蒋兴最先发问,“神仙,我们就这么去议事?”

沉约纠正道,“我不是神仙,我叫沉约。”

蒋兴怔了下,吃吃道,“神仙都不见得有……沉先生这般能力。”

石力、马勇不由点头。

沉约缓声道,“我虽有能力,可面对的敌人比我更加强悍。你们本来不用跟来的……”

蒋兴突然道,“沉先生说的敌人是女修吗?”

沉约怔了下,停住脚步转身看向蒋兴,略有惊奇道,“你记得女修?”

蒋兴的结论让沉约都是为之惊错。

蒋兴伸手捶捶脑袋,有些困惑道,“沉先生,我以前见过你吗?”不止他,石力、马勇都满是期待的看着沉约。

沉约立即意识到不但聂山有了内层空间的记忆,蒋兴等人竟似乎也受到了影响。

为什么?

两个空间产生了一种难言的沟通?

见蒋兴等人满是期望,沉约终道,“我曾经见过你们,但你们……”

蒋兴立即道,“是去年,去年我见过沉先生,那时候沉先生当街惩治恶道林灵素,我那时候见到时极为钦佩沉先生所为。之后我们护卫着天子,却被……人追杀。”

他越说越慢,显然不能肯定的样子。

聂山突然道,“沉先生,他们好像也开始记得了。”

沉约缓缓点头。

聂山沉声道,“我虽明白无论真幻,万事应从心而行之理,此番跟随沉先生无甚疑问,可我仍旧不明白为何会发生这种错乱……”他没说下去。

沉约沉吟片刻,“这件事很难解释清楚,你们先需要明白两件事情……”

聂山等人恭敬倾听的模样。

“首先……”

沉约沉声道,“哪怕金人不克汴京,因为女修,汴京可能亦不会存在。”

蒋兴等人露出骇异悲愤之意。

“为什么?”石力高声喝问,握紧了拳头。

沉约轻叹道,“这涉及到一个远古的争斗,或者可以说城门失火、殃及池鱼。”

马勇忍不住开口,“沉先生是来拯救我们这些池鱼的?”

沉约摇摇头。

众人怔住。

他们处于极度混乱的记忆中,常人多是发疯,幸得沉约站在他们面前,在场几人还能坚持——在他们的记忆中,沉约始终为天下在奔波,可沉约为何不再拯救他们?

沉约缓望众人,沉声道,“这就是我要和你们说的第二件事情。这世上,能救你们的从来不是我,不是女修……”

“那是谁?”石力搔头道。

不等沉约回答,聂山叹息道,“沉先生早告诉我等,能救我等的只有自己。”他得沉约点醒,那一刻完全体会到沉约的深意。

沉约露出欣慰的笑。

蒋兴皱眉道,“沉先生太过高看我等,我等无力抗衡金人,无法说服天子,无法保护亲人……”

露出痛苦之意,蒋兴沮丧道,“我们什么都无法做到。”

那种无力感一直在啃噬着他们,让他们几欲发狂。

沉约却露出微笑,“你们低看了自己,最少哪怕天子赵恒,都无法记得往事的时候。你们已能开始记忆曾经的事情。”

“这又能说明什么?”蒋兴不解道。

沉约目光清澈,缓缓道,“如果说困局如同冰山,乍一看,坚不可摧,但在春日到来时,当有暖意复苏,渗入冰山,冰山就会有裂痕,渐渐瓦解。”

目光暖暖,沉约沉声道,“我本来同样困惑不解,可因为你们几人,我终于发现,我们已处于冰山瓦解前。你们的真心、你们的热血,都是那摧毁冰山的关键!”

添加书签

上一章 目录 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