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零二十三章 谈成(1 / 1)

中午时分,陈庆请张妙和蒋彦先去茶馆喝茶,赵开家里有事,回家去了。

三人在雅室内坐下,张妙有些奇怪道:“这里以前不是易安茶馆吗?怎么变成了庆安茶馆?”

蒋彦先笑道:“茶馆去年就卖了,易安先生现在做房产生意去了,短短两年时间,她拥有了十块地皮,其中四块是黄金地段的商铺,厉害吧!”

张妙不关心李清照拥有多少地皮,他只关心茶馆还能不能喝到从前的凤茶,“凤茶还有吗?”

“当然有,你也不看看现在的东主是谁?”

张妙想到现在茶馆的名字,忽然醒悟,笑道:“殿下把茶馆买下了?”

陈庆笑了笑,“我妻子把茶馆买下了,和我无关!”

陈庆随即点了三份简食,又要了一壶凤茶。

茶馆当然也提供午饭,只是没有酒楼那么多花样,而且也没有酒,一碗米饭,一道主菜,两三碟小菜,一碗汤,比较简单,所以叫做简食。

它的特点就是快,上菜快,吃饭快,在酒楼吃一顿午饭,至少要大半个时辰,这里一刻钟就解决了,然后喝茶闲聊,这对在官衙做事的官员和文吏们非常适合,生意火爆。

很快,周围也开了几家类似的茶馆,渐渐开始有了分层,来庆安茶馆的客人基本都是高官,这里价格比较贵,底层文吏也消费不起,尤其贡品凤茶,一壶就要百贯,那真不是一般人能喝得起。

三人喝着茶,陈庆缓缓道:“先告诉你们一个消息,草原的战争结束了,蒙兀部被击败,接受了金国册封,这就意味着金国的主力能够返回中原,金国的兵源也随之扩大,另外,草原游牧部落也会配合金国作战,从大同府方向南下,甚至会进攻灵夏路,所以我也准备开始扩军十万,一年至少要增加三百万贯的军俸,铸钱来不及,我打算发行会子。”

“可是殿下......”

蒋彦先担忧道:“会子会引发物价飞涨,而且还会被朝廷彷造,用来掠夺我们的财富。”

“物价大涨我不担心,我担心的是朝廷彷造,所以我考虑发行一千贯以上的会子,实名会子,限制地区使用,在柜坊交易,这样就能防止朝廷彷造,也能减少大宗铜钱流通,使百姓手中的铜钱变得充裕,但要防物价上涨,关键还是要货物充足,米价稳定,加强货物的运输流通,就至关重要了。”

陈庆绕了个圈子,蒋彦先和张妙才明白,陈庆对几大中转仓库群的急迫,要把各地盛产的物资运到关中来,甚至海外的物资也大量运来。

张妙点点头,“卑职明白了,今天下午把手中的事情处理完,明天就开始建立临时官署,三天后赶赴商洛和襄阳,另外,衡阳那边卑职也会先派一支监察组去坐镇。”

陈庆微微笑道:“等张参事凯旋归来,我请张参事吃最新鲜的南瓜,喝我亲自熬的玉米南瓜粥。”

.........

临安,胡云和礼部侍郎赵彦的谈判又进行了两轮,这一次赵构吸取了教训,不再提不现实的要求,双方谈得比较顺利。

御书房内,天子赵构听取徐先图和赵彦的汇报,一边看着桌桉上的地图。

双方大半共识已经达成,朝廷承认荆湖南路并入川陕宣抚使司管辖,也承认前年签署的用六州换取先帝声明的协议有效,作为回报,西军同意汴梁名义上归属于朝廷,另外,将宫殿、宗庙、祭台和皇陵交给临安朝廷实际控制,朝廷可以派人去管理。

这一点让赵构比较满意,不过对方的条件比较苛刻,不准驻军,只允许聘请当地的武馆作为保卫,这就杜绝了赵构之前想用士兵冒充武士的想法。

徐先图建议道:“陛下,其实我们也可以在汴梁开一家武馆,然后安排士兵去做学员,这也是一个变通的办法。”

赵构摇摇头,“这种小伎俩上不了台面,既然宫殿皇陵等地由朕实际控制,朕当然要派军队保护,只有朕的军队驻扎,才能叫做实际控制,人数可以少一点,但必须要有军队。”

赵彦叹口气道:“陛下一定要驻扎军队也不是不可以,但就在别的方面让步了,比如襄州,对方坚持要实控襄州。”

赵构沉思片刻,问徐先图道:“徐相公怎么看?”

“微臣以为,襄阳其实已经被陈庆实际吞并,而且他理由充足,不是他出兵侵占,而是驻军投降,微臣觉得如果我们再纠结襄州不放,那就和江陵府、鄂州是一回事了,非但拿不回襄州,汴梁也得不到,陛下不如放手襄州,争取汴梁的驻军权,同时在别的方面争取一些权益,比如房州、荆门军、光化军三地。”

房州、荆门军和光化军三地目前处于一种灰色地带,什么叫灰色地带,那就是它们实际已经被西军控制了,只不过官员没有变,还是朝廷任命的官员,那它们究竟属于西军,还是属于朝廷,不好说,所以叫做灰色地带。

比如光化军,位于邓州和襄阳之间,不用说,肯定被西军实控了,还有房州,被襄州隔断了,四周一圈都是西军土地,所以它也被西军实控,而荆门军位于江陵府和襄州之间,也被西军实控,这三处地方朝廷军队不可能再过去了,但朝廷还是可以在三州插一脚,比如官员任免。

“陛下,如果我们放手襄阳,至少房州、荆门军和光化军可以拿到一定的控制权,在汴梁那边也更有机会。”

赵构沉思良久,其实徐先图说的一点没错,如果再纠结下去,又要重蹈覆辙了。

赵构着实无奈,只得点点头,“可以,朕可以让出襄州,但必须给朕争取到最大的权益。”

........

天子答应让出襄州后,后面的谈判就容易多了,胡云随即答应对方在皇宫、祭坛、宗庙和皇陵四处地方驻军,但军队总人数不得超过一千人,另外,这些驻军士兵必须遵守汴梁律法,没有犯罪豁免权,一旦犯罪,必须交给官府严审。

另外,关于房州、光化军和荆门军三地,胡云也没有过多的让步,毕竟这三地已经被西军实控,它们完全就在西军的领土范围内,最后双方谈成了当年四川路的模式,这三州名义上归属于朝廷,朝廷可任免州官,而县官则由京兆任免。

在随州、郢州、复州和汉阳府上,双方也达成一致,这四个州府归属于朝廷,官员任免以及税收都归朝廷,但为了避免双方发生冲突,朝廷不在这四州驻军,胡云也承诺,西军不进入这四个州府。

另外,朝廷从宿州和邳州退兵,恢复朝廷北征之前的边界,这一点,天子赵构答应得很爽快,这两州都是黄泛区,民生凋敝,人口稀少,几乎没有税赋收入,只有大量的财政负担。

在反复拉锯了近半年后,双方终于达成了协议,朝廷在名义上收复了东京汴梁,将它改名为北都,任命枢密同知李回兼任北都留守。

====

【今天在整理思路,只有两更,见谅!】

添加书签

上一章 目录 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