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10,你是不是故意的?(1 / 1)

夏日的傍晚,风凉凉的。

贺思源今天做了一个很成功的手术,他很高兴。

不要说当医生久了就会麻木,只要能够成功挽救一个生命,他一样会触动。

今天的手术收的是一个车祸患者,病人怀孕,胎儿还没足月,但孕妇身受重伤,必须要动手术。是保大人还是保胎儿?或者两者都保?

作为医生和病人家属,都希望是母子平安。

妇产科的医生跟外科的医生们一起商量着,如何做这个手术,最后,贺思源拍板,两者同时进行。

贺思源穿上了无菌服,戴上口罩,露出一双亮如清辉的眼睛。

现在,这双眼睛沉着冷静,清冷不含感情,但却让人觉得权威,放心,稳重又可靠。

“我们要替你打麻药了。我们同时也会将你的孩子救出来,你也要加油。”许是当了父亲了,贺思源说话的语气温和许多。

所以,当手术室推开,他宣布手术成功,孩子也保住了,病人家属相拥喜极而泣。

保温箱里,贺思源看着那个获救的小小婴儿。

他不足月,很小,还不到三斤。妇产科的医生有些感慨:“真好,你看她都不放弃,求生意志这样坚定,生命力这样顽强,我想以后她一定会一天天长起来的。”

回到家里,贺思源第一时间去找路遥遥。

家里安安静静的,两个小子被江雪接走了。

别墅前的花园里,没有路遥遥。客厅,书房,卧室,遍寻不见。

贺思源突然就没来由的有一些慌乱。

遥遥呢?他的遥遥呢?

贺思源拿出手机拨打路遥遥的电话,发现她的手机放在沙发上。

贺思源松了一口气,那就是在家。

他眼眸转了转,推开门往后花园走去。

后花园的花架下,绿色藤曼缠缠绕绕,绿意盎然,花架上,有一个鸟巢秋千,很大。路遥遥此时正躺在里面,她闭着眼睛的,睡着了。

路遥遥换下了平时的工作服,穿着宽松的白色雪纺裙,一双白皙的长腿搭在外面,明晃晃的勾人。

她恬静美好的样子,衬着这绿色,就像误入人间的精灵。明明也不再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了,路遥遥却越活越让人觉得,嗯,让人觉得见之心喜。

贺思源的眸子深了深。

他走了过去,在她唇上落下一吻。

贺思源的唇瓣微凉,路遥遥从浅眠中惊醒。

不用睁眼,熟悉的气味,就让她知道亲吻她的是谁。

路遥遥闭着眼睛,伸出手勾住了贺思源的脖颈。

也许是因为家里的两个混小子都不在,贺思源今天大为放松,并且有点急切,想亲亲想抱抱,嗯,还想跟她做爱做的事。

路遥遥穿着裙子的,很方便。

贺思源凉凉的手掌往下,路遥遥打了一个激灵,杏眼睁开,带点慵懒和刚睡醒的朦胧。

她的脸颊布满了红晕。

“不要~思源,我有了。”

贺思源听懂了这句话,布满情/欲的双眼瞬间清明几分。

“有了?检查了吗?”

“还没有,因为月经推迟了,所以,我用试孕棒测了。思源,你说,这一次我们是不是可以生个女儿呢?”路遥遥的眼睛亮晶晶的,带着期待。

有了儿子,就想要女儿,路遥遥也不例外。家里已有两个男孩子了,再生个男孩子,估计这家被扑了都有可能。

她想有个女孩儿,娇娇软软香香的女儿,抱在怀里,香香甜甜的。

贺思源坐了下来,搂着她。

他的手凉凉的,身上也凉凉的,炎炎夏日靠着特别舒服。

路遥遥窝在他的怀里,感觉惬意得很。

贺思源想到今天手术时,妇产科医生救出来的那个小小婴儿,是女婴,虽然是早产儿,但那顽强的生命力和求生欲,真该让那些动不动轻生的成年人看看。

这样想,有个女儿也挺不错的。

贺思源应道:“嗯,这一次,肯定会生个女儿。遥遥,以后又要辛苦你了。”

想到这里,贺思源暗恼。

“遥遥,上次你就是故意的是不是?”

故意算计,故意让他忘记最关键的避孕,让他情难自禁。

没想到就有了。

路遥遥吐了吐舌头,被宠爱的女人,不管什么年纪,在心爱之人面前仍然可以天真可爱。

她就是故意的。她想为贺思源生个女儿。

计谋被看穿,路遥遥没一点不好意思。

“嘻嘻,思源,也许宝宝会长得像我哦。”

一个路遥遥的缩小版,让贺思源对未来突然有了期待。

第二天,两小只回来了。

贺安白和小二贺安修。

贺安修是哥哥的跟班,哥哥去哪里,他就去哪里。

七岁的贺安白上二年级,五岁的贺安修上大班。

贺安白安静写着作业,贺安修有模有样的坐在一旁,可是没坐多久,屁股就像长了刺一样,根本就坐不住。

他拿笔戳戳哥哥,贺安白根本不理他。

再戳戳,贺安白瞪他一眼。

七岁的贺安白,是一个很帅气的小正太,五官精致,雌雄莫辨。要不是留着短发,说他是个女生都有人信。

小安白写完作业才出来玩。

兄弟俩在一楼的玩具室里玩益智玩具。

路遥遥走到兄弟俩面前,席地而坐。

“小一,小二~”她声音温柔,“以后可能有个弟弟或妹妹来陪你们玩了。”

小安白装心的玩着乐高玩具,他要堆一个舰艇出来。

闻言,他小手顿了一下,说:“好。”

小二一蹦老高:“妈妈,妈妈,宝宝在哪里?在你肚子里?我看看?我要个弟弟,我要个弟弟陪我玩。”

“怎么,我们小二不喜欢妹妹呀?”

“不喜欢,妹妹有什么好的。弟弟可以跟我一起玩。”后来打脸来得之快呀。

路遥遥报了孕妈妈班,每节课贺思源都不缺席。

后来路遥遥所在的班,是参加率最高的,为什么呢?因为有个超级帅的准爸爸贺思源,那些只想懒懒贵妃躺的准妈妈都像打了鸡血一般,每课不落。

若贺思源在,她们就高兴,若贺思源不在,她们就失落。

“你看看人家的老公,每次都陪着老婆去。老公,我们的课都是周六的,你不要睡懒觉了,陪我去嘛。”

“老公,你别玩游戏了,陪我去嘛。”

后来,瓜熟蒂落,他们的女儿贺然然出生了。

路遥遥觉得人生真是圆满了。

后来,贺小二成了妹控一枚。

贺家四口的人生,还长着呢。一家人相亲相爱,比什么都重要。

会有欢笑,会有眼泪,会有争吵,但很快又会彼此谅解。

添加书签

上一章 目录 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