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六百七十四章 你和她有渊源(1 / 1)

楚云轩并不以为意。

他有什么好后悔的?

白一弦是答应芳华公主留她,以及父王母后一命。

甚至于她的幼小的胞弟,也有可能在此列。

但这些人里面,并没有他啊。

他和芳华公主并不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妹。

相信芳华也不可能为了他,再去费力讨好白一弦一次,留下他一命。

再说了,他是楚国的太子啊。

野心勃勃又有能力,燕朝怎么可能会留下他?

所以,他做这件事会死,他不做这件事也会死。

反正都会会死,对于他来说,下场根本没什么分别。

所以,他为什么不让自己痛快呢?

至于芳华的性命,乃至他父王母后的性命,又与他何干呢?

楚云轩骨子里其实非常凉薄。

除了他自己,其实他根本,谁都不在意,包括他的父母。

楚云轩罪行被揭露,在那里笑的猖狂。

哪怕芳华公主愤怒的大声斥责,他依旧毫不在意的大笑着。

他只求自己痛快。

“疯了,你真是疯了。

你就算不在意自己,不在意我这个妹妹,难道你连父王母后都不在意了吗?”芳华公主斥责怒骂,根本毫无用处。

“小妹,事到如今还在喊父王母后?

小心让燕朝人听到不高兴啊。”

楚云轩言语之间颇为嘲讽。

一瞬间,芳华公主突然就累了,不想再与他争吵。

她有些茫然,一时间不知道该何去何从。

她这一生,幸与不幸,都叫她赶上了。

她容貌极盛,风情魅惑,人人觊觎。

幸而她出生便是公主。

别人就算觊觎她的美貌,也忌惮她的身份,不敢在她面前造次。

这是她的幸运。

可她又是不幸的。

因为她成为了亡国公主。

一个容貌艳丽非常的亡国公主,会有怎样凄惨的命运和下场,其实她比谁都清楚。

可又幸运的是,她遇到了白一弦,得他承诺,不但可以保住性命,甚至于下半生,还可以安稳度过。

可如今,这一切,都叫自己的亲哥哥给破坏了。

楚云轩对燕朝皇帝做的事情,如果燕朝能容忍下来,才真是奇迹了。

芳华公主一时间,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命运会如何,因此心中十分的惶恐。

可能会死,可能,会生不如死。

芳华公主觉得,与其以后会生不如死,倒还不如现在死了来的干脆。

不管芳华公主和楚国人那边如何想。

司镜门的人将事实真相调查出来之后,由于涉及楚国王室,又曾得承亲王之令,不得取他们性命,要将他们完好无损的带回燕朝京城。

所以司镜门的人也不敢评判。

所以才快马加鞭的赶回,将结果呈现上来,并将当时的情况完整的复述了一遍,让皇帝定夺。

慕容楚看完经过勃然大怒,心中对于这个楚云轩已经是厌恶至极。

这上面说的清清楚楚。

之前楚国在燕朝搞的那些小动作,包括陷害宝庆王,靖康王,还有给黄庸下毒,乃至当初江湖上的那个突然出现的天下盟,都有这个楚云轩的影子在里面。

有的只是参与其中,比如天下盟。

那些高手,都是精心培养了好多年的。

有的,则是楚云轩一手策划。

如今派刺客来行刺,给慕容楚下毒,也是他的手笔。

更遑论,他之前的时候,还下毒害过白一弦。

这每一桩每一件,都足够判处他死罪,甚至是诛灭九族的那种了。

这种人,是绝对不能留的。

楚云轩对于楚国国灭这件事,必定是不甘心的。

若是留着他的性命,那未来几十年,他在暗中不知道会搞多少小动作,妄图复国。

所以,是绝对不能留着这个祸害的。

必须要除掉。

至于楚国王室的其他人。

慕容楚皱了皱眉,看向旁边的白一弦。

白一弦往后依靠在了椅子上,轻声说道:“七哥不必顾及我,该怎么处理,便怎么处理就是了。”

慕容楚轻声问道:“我记得,楚国的芳华公主,跟八弟颇有些渊源?”

“别,没有。”白一弦矢口否认:“我跟她可一点关系,半点渊源都没有。”

慕容楚微微一笑:“怎么没有?

她不是专门求上门去找你来着?

我记得,你是答应了她,如果楚国国灭,你会留她,以及她的父王母后一条性命的?

之前你给黄老将军,不也去过这样的命令么。”

“给你下毒的人还留着做什么?死不足惜。”白一弦叹了一口气:“这位芳华公主,巾帼不让须眉。

我对她,是十分敬佩的。

本来也确实不想让这样的奇女子香消玉殒,或者下场凄惨。

所以出于同情,便答应了她。

奈何她那个哥哥搞事情,竟给你下毒。

若不是这次运气好,早早发现,又正好柳老庄主赶到,后果真的不堪设想。

这样的人,留不得。

留着早晚是个祸害,他心中不会放弃复国之梦的,杀了便是了。

而他所犯之罪,桩桩件件都是能颠覆我朝国本的大事。

诛九族也不为过。

所以,此一时彼一时,既然楚云轩做出了这种事,那芳华公主也怪不得我无情了。”

“八弟竟这样绝情?”慕容楚微微一笑,说道:“说起来,那位芳华公主,确实堪称风华绝代的美人。

我记得,你之前救过她的性命。

说不定,她是对你芳心暗许,所以才求到了你的头上。

你如今这样,是不是有些太绝情了。

那样一位美人,若是杀了,让她香消玉殒,倒是可惜了。”

白一弦懒懒的说道:“你又来了。

这位公主对我可没意思。

她心中大约只有楚国,所做的一切也不过都是为了达到目的罢了。

况且我说过,我已经有三位夫人,知足了,并不打算再收一个。

你若是觉得可惜,大可以把她收到后宫之中。”

慕容楚撇撇嘴:“我后宫之中,可不敢要一个有异心的亡国公主。

罢了罢了,容我再想想这件事,该怎么处理。

楚云轩,立即杀了。

至于楚王、芳华公主,还有楚国王室的其他人,让黄庸即刻派人送来京中,再做决定吧。”

白一弦点点头:“随你,你自己决定就好。

我只说一句话,你到时候如何判处,都随你自己心意便是了。

可千万不要顾念我,更不要顾及我当时答应那芳华公主的话。

从楚云轩派人刺杀你开始,那件约定,便一笔勾销了。

这一点,想必芳华公主自己也清楚。”

他顿了一下,又说道:“那位芳华公主是聪明人,我倒是觉得,她不会甘心自己的命运会落得凄惨的地步。

你若现在不杀她,或许她会想到别的办法,来保住自己性命和她后半生的命运呢。”

“或许吧。”慕容楚不置可否的点点头:无论她想出什么办法,杀与不杀,都在他一念之间。

计策有时候,在权利面前,挺没有用的。

添加书签

上一章 目录 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