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90章 新生(大结局)(1/1)

第1190章新生(大结局)

苏悦儿闻言惊愕的回头看着夜白:“你,你真的想起我们的过去了?”

“当然,想起你是怎么替姐出嫁与我相识,又怎么一步步俘获了我的心。”

夜白说着低头亲吻在了苏悦儿的额头上:“对不起,那一天我……”

苏悦儿直接踮起脚尖抱住了夜白的脖颈把唇覆盖在了他的唇上,将夜白的话全部压在了口中。

什么对不起都不需要,她永远都相信自己的丈夫,永永远远!

看着爹娘如此不顾及她这个未成年的就这般亲吻上了,小苹果只能扭着嘴巴转了头看向可怜的只剩下一缕的帝释,和已经舔着嘴巴,盯着这一丝煞气的娘娘。

看来帝释对于娘娘来说很美味啊!

“呵呵!”她笑了:“害人者终害己,今天的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!你就好好的做娘娘的口粮吧!”

小苹果这么说了,娘娘哪里还犹豫?张口就去吃最后这一缕。

“我的大军会……”帝释不甘心的声音在娘娘口中呜呜的没了尾音,小苹果此时才略有担心的看向父亲和母亲。

“喂,你们等下再亲热嘛,没听他说还有黑暗大军吗?”

小苹果的无奈之音,终于让两个人热吻的人不得不放开了彼此的唇。

“他的大军应该没有多少,我和帝释一动手,缚龙索那边就切断了联系,现在只要把魔界境内出现的那些家伙干掉,就足够了!”

“我爹他们应该正带着金龙大军对那些煞物消灭着呢!”夜白出言接了苏悦儿的话后,忍不住又去亲吻她妻子的脸颊。

这些日子,他担心极了。

生怕苏悦儿真的误会了他,而对他丧失了信心,毕竟他出手还是非常狠辣的。

“我真的没事。”

苏悦儿感受的出来丈夫内心的那份担忧,她伸手捧着夜白的脸,使劲儿的揉了揉:“不过现在,你得和我一起带领魂族民众去魔界帮忙清理那些煞污,要不然,他们可能会真的以为我不要你了!”

有了这样的话,夜白自然立刻应声带着妻子女儿还有一猫一鼠两个宠物就走出树殿!

圣树的变化,自然引起了魂族民众的激动。

当看到夜白抱着苏悦儿出现在大家面前时,大家真心都有点懵--这是啥情况?

“诸位,我很好!感谢大家对我的关心,谢谢你们配合我,诛杀了黑暗之魔帝释!”

苏悦儿大声的宣告着对民众的感激。而可怜的帝释,一个黑暗世界的神,就这样非常难堪的以他绝对想象不到的方式被干掉了不说,还成了苏悦儿口中的一个魔!

成王败寇,这是自古不变的道理!

这一刻,悬在魂族民众,悬在所有人头上的雾霾终于消散了!

……

一个月后,魔界内的所有煞污都被清理的干干净净。

娘娘趁机又吃了一些魔物,直接再度进入了沉睡状态。

因为她是吃掉了帝释大部分的,所以据球球的估计,她这次出来恐怕就到了成熟期--帝释的能量还是不能小觑的,何况还有魔界不少的煞物!

因为娘娘的沉睡,小苹果暂时接管了魔界,决定好好过过大魔神的瘾。

苏悦儿获得了神格,其他的人就无法获得神格,于是,夜白也好,小苹果也好,明明都已经到达了实力的巅峰,却也只能如此。

不过这不重要,轮回世界只要有一位神存在,那么很多东西就可以改变。

苏悦儿有自己的打算:

首先,她要救一些人,比如丁铃,比如傅老,比如战桩等等。

其次,她要对世界做一些改动--为了不让种族的等级制带来种族之间的矛盾,她决定把世界上所有的种族都放在一个平等的地位上。

诚然生物链是存在,但大自然有自己的方式为大家寻求一个和谐的循环,而所有的高智生命之间都该是为着美好的幸福生活而存在的。

最后,她还要制定一个新的秩序,因为此刻,轮回世界的规矩将由她说了算!

……

苏悦儿整整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来精心的思考这件事。

秩序,规则,还有复生,这不是想当然的事。

诚然,社会的发展史里,永远没有久远的和平和统一,总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。

但如果可以的话,她希望是在她的有生之年,能够让轮回世界远离战火,只有美好的和平。

可是该怎样的协调才是最好的?

哪一种秩序才是最好的?

一个最好,如重担压在她的肩上,让她好几天都夜不能寐的睁大双眼看着床帐。

“别这样!”

夜白本来不想做声,因为他知道这是苏悦儿必须分内和面对的事。

可是看着爱人休息不好,几天下来竟有些憔悴了,他忍不住的轻声言语道:“越想做到最好,就往往越做不好,与其你这么一直想的不停,倒不如大胆的走出去,不对了,我们再改就是。”

有道是,当局者迷旁观者清。

夜白的一句话登时让困扰了多日的苏悦儿茅塞顿开。

“对啊!我太瞻前顾后了,结果到最后一步都不能走!若我大胆的迈出步子来,不对的我再调整就是!”

心头的重压一旦卸去,便是无比的轻松。

苏悦儿转头看着夜白,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扑进了他的怀里:“夜白,你真棒!”

夜白一愣,随即笑着抚摸着苏悦儿的长发:“不棒的话,你还会要我吗?”

苏悦儿闻言使劲的在他的脸颊上亲了好几下:“当然要!你可是我那么辛苦才追到手的,就冲着你这张脸,不要你,我可亏死啦!”

夜白立时笑得有些无奈:“貌似,论起容貌来,你可比我更胜一筹,要知道魂族女皇之貌,天下无人可比,真正的绝色无双啊!”

苏悦儿伸手摸了下自己的脸:“可是如果我没有这张美丽的脸呢?”

“那我可幸福了!”夜白的回答让苏悦儿一惊:“幸福?”

“对啊!你不知道你这张脸,引得多少人测目,有多少人心动,若你是个其貌不扬的,我就不用担心一些人对你的轻浮审视,更不必担心他们变着花样的吸引你……”

“喂,你这么说,是对你没信心还是对我没信心哦!”

“我对我有信心,也对你有信心,诚然,我希望你的美只属于我一人,但我更希望别人可以看到你真正的美!”

苏悦儿当下眨巴眨巴眼睛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我的容貌妨碍了我的美吗?”

她能表示自己听的有点乱吗?

“有一些人会因为你的容貌而忽视你真正的美。”夜白说的很认真。

苏悦儿噗嗤一笑:“所以我应该变成一个丑八怪?”

夜白此时摇了下脑袋:“不!我不是要你变成一个丑陋的女人,而是你如果相貌再普通一些,我相信更多的人会认识到内心美丽的你!”

他说着将唇印在了苏悦儿的额头上:“容貌,是世间最浮华的东西,你即使精心呵护,也不过是让她最美好的时间再拉长一点,但迟早有一天,你会老去,你会满面皱纹……”

“但如果你的内心,是充满着最美好的华彩,那不管你的生命在哪一刻,你都将是不败的花儿,美的惊心动魄,美的永在我心!”

苏悦儿被夜白这认真的言语弄得完全愣住,而此时夜白却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到:

“我瞎过,我的世界曾一片黑暗,那些我曾经认为的美好的东西都在那一刻没有了意义!”

“最华丽的衣衫是金贵,但和那些布衣却本质是一样用来避寒与遮身的!”

“我身边曾围绕着八位不同的女子,她们各色美丽,可是不同的性格,不同的内心,不同的认知,让她们有的内心透着美,有的则恶性如魔。”

夜白拥住了苏悦儿:“我遇到你时,根本看不到你的容貌,我听到过别人说你美,也听到过别人说你丑!那时的我,因为心无杂念,根本不会在意你的容貌,可之后我却对你动了心,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

“因为我的锲而不舍,死缠烂打呗?”

夜白莞尔一笑:“你的这个手段的确强大,但如果我的内心不为你动心,你再是死缠烂打,不也没机会吗?”

苏悦儿此时眨了下眼:“那你是因为什么动的心?”

“因为你内心的美!”夜白说着脸上浮现着一抹迷醉之色:

“你明明那时是个弱者,是个人人口中的废物,可你并没有放弃自己,你更没有看低自己!”

“当你拥有微弱的希望,而所有人都不看好时,你却没有放弃尝试!”

“你说,不试试怎么知道自己不行?那一句户让我看到了一个坚强的女子,她内心有着不服输的性子,不会被这世间的残酷而轻易的磨去斗志!”

“后来,你的努力不懈,你的不放弃都让我感觉到你是闪光的,特别是在万兽谷时,你敢于面对危机而不放弃,你更在自己力所能及之下,努力的去救每一个人!”

“你为战士落泪,你为战士谴责自己不够强大,你为了他们而愿意面对生死一线!”

夜白的声音有些哽咽:“我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哪一刻沦陷的,但我知道,我的沦陷是因为你内心的美,我的心动是因为你的内心带给我一个温暖的,向上的世界。”

“夜白……”苏悦儿此时鼻子有些酸酸的:“你说的我好伟大似的,你让我现在有点无地自容啊!”

“无地自容?为什么?”夜白有些不解,这可是他在生死的一瞬,回味自己与苏悦儿的过去种种时,才感悟的啊。

想到苏悦儿曾经追问自己到底什么时候喜欢上她,他那时回答的模棱两可,如今自是要真心告白他的感悟,结果她居然这么说……

“因为……因为……”苏悦儿红着一张脸,万分羞涩而言:“人家在看到你的第一眼,就被你给迷住了啊!”

夜白闻言一愣,好半天后笑着摸了自己的脸一把:“那可得好好感谢我爹娘都是绝色之人啊!”

苏悦儿当即脑袋就埋去了夜白的脖颈处……

好丢脸啊!

人家爱她爱的那么有内涵,而她居然爱的这么肤浅!

脸烧的红红地苏悦儿小声地在夜白的耳边轻声言语:“不过,人家决定对你死缠烂打,那是从发现你是个英雄之后!我,我很心疼你!”

夜白闻言立时再度拥紧了苏悦儿:“谢谢你的心疼,你,可要心疼我一辈子哦!”

“嗯,我会的,会一辈子都心疼你的!”苏悦儿郑重的承诺着。

下一秒夜白的唇就挪去了她的耳边:“那这些天你都没好好休息过,更没怎么搭理我,是不是心疼一下我啊?”

苏悦儿的眼一翻:“夜白,你是不是又给你爹学啥了?”

“哦,爹最近再教我什么是情/趣。他说我小的时候,他没能尽心尽力,现在还是能教的要教一教,免得岁月天长,你哪一天烦了我!”

听着夜白这么说,苏悦儿的嘴巴扭了扭:“你啊,都跟你爹学坏了,不过嘛,我喜欢!”

她说完,直接一扑就把夜白给压到了床下,不多时,夫妻两个就让殿内只有他们的同一首歌了。

……

没了心理压力,第二天苏悦儿就神采奕奕的在家人的注视和陪同下,盘膝坐在了树殿内。

一念万物生。

再回味她召唤武魂的密语,一切犹如神谕。

是啊,只消一念,万物皆生,自有序,轮回便起……

她想着慢慢地张开了手臂,把自己的神识与圣树相连……

“呼”

“吸”

苏悦儿将自己的呼吸与圣树同频,将自己的力量慢慢地与世界树融合在一起。

而后她将力量开始逐渐的释放……

毫无生机的被毁成肮脏之地的幽族境地,在世界树的呼吸间,开始慢慢褪去黑色与肮脏!

世界树的根脉在土壤里重新穿越,带去新的生机。

土地渐渐红润,嫩绿色的小芽儿从土壤里钻出……

绿意从一个点开始扩散,渐渐地,幽族境地已是换了新颜!

与它一般的,还有星族的地界。

这个失去了能量的地域,在绿意的盎然下也重获了生机。

流离在时空中的星族人,都感受到了家园对自身的召唤,当它们追随着那份召唤而来到曾经的家园时,美丽的绿色和围绕着的晨星之光,让他们不禁跪拜,赞叹着神迹的美好。

一道光幕降临在了人群中的阿布头上,而后它钻进了阿布的体内,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了一颗星辰的标识。

立时,星族人下跪膜拜,他们此刻不但有了家园,也有了真正的领袖。

兽族,人族……

所有的战乱都在圣光的笼罩下被压制,散去。

战争消亡,大地需要的和睦在彼此的内心间流淌。

灵族,龙族……

那些承载着痛苦的地域被赋予了新的活力,那些焦黑的土地也爬升出了一颗颗茁壮的大树。

圣光下,人们欢呼着,为他们的新神而载歌载舞,更为他们停止的斗争而欢、愉不已……

圣光让七界重新生机勃勃,让七界共临和平。

渐渐的七界的天空里,都出现了苏悦儿那双美丽的眼睛。

“我是创世神,也是魂族的女皇,我宣布,七界七族,从今日起,共享盛世,平等友爱!我们不分高下,不分贵贱,我们只论美德!大贤大爱者,得天下共敬!”

短暂的言论后,美丽的眼眸消失,七界新的秩序达成。

与此同时,在灵族的地界上,有一个人的身影渐渐清晰。

他白色的发披在身后,仰头看着天空中绚烂的圣光,微笑起来……

“看!快看!”此刻,迦楼树殿外,球球激动的跳上跳下,因为在唐川的身边,一个美丽的女子也出现在了他的跟前,并且还打着一个慵懒的哈欠:“川川,我觉得我睡了好像很久很久了呢!”

唐川看着这个女子,一把就熊抱住了:“小铃铛,你终于回来了,你终于回到我的身边了!”

……

随着一个个身影的出现,那些曾经的遗憾,在悄然的弥补着。

比如巫承候的武魂重新拥有,比如傅老头发现自己居然置身在圣堂之内--这座明明早已毁掉的学府,居然完好无损,而且那个总背后说他坏话的穆老头居然骑着老黑冲他翻着白眼,开始当面谴责他是多么的不负责任。

圣堂的校园里,一些身影逐渐出现。

天赋异禀又苦练不休的罗烨,可爱单纯的杜菲菲,还有那个内心至情至性的秦逸睿……

一个个鲜活的身影重新出现,或记得她,或忘记她的,继续走着人生余下的路。

当最后一个身影出现在苏悦儿的身边时,苏悦儿冲他笑了:“欢迎回来!”

她说完,闭上眼倒了下去!

这一场七界的变化,让她疲惫不堪,直接昏死了过去。

圣光消失,圣树回归了本来的模样。

守在圣殿外的夜白等人关切的立刻就要进去瞧看,此刻一个男人却抱着苏悦儿从内走了出来!

错愕,惊讶,而后是一片笑意。

因为他们看到了鄢陵,看到了这个其实特别简单的人。

“她是我的!”夜白看着鄢陵伸出了手。

鄢陵盯着夜白看了两秒,将苏悦儿递了过去:“是的,她是你的,我,也该去找我在乎的那个人了!”

他说着潇洒的迈步,一点都不眷恋着身后的众人。

简单,其实也挺好的,不是吗?

……

“奇怪,怎么两个月了,我都还使不出力量呢?”

对着桌子无数次尝试释放缠绕术的苏悦儿一脸的苦闷之色。

她只是雄心壮志的给七界焕然一新而已,当然也顺带复活了许多许多她所在乎的人,希望大家能各自走完余生。

可怎么打昏迷后歇过了劲儿,她就跟用力过度似的,居然连一点魂力都释放不出来了。

“急什么,可能还没歇好吧?”夜白说着关切的给苏悦儿送上一碗汤羹:“来,我刚炖的肉汤,尝尝。”

“哦。”苏悦儿苦着个脸应声道:“如果让大家知道我这个创世神现在成了一个废柴,会不会天下大乱啊!”

夜白白她一眼:“你不说,我不说,谁会知道?难道创世神会闲到没事可做,什么都要亲力亲为吗?”

夜白说着把勺子送到了苏悦儿的嘴边,苏悦儿刚张口要喝,肉味就冲进了鼻子里,忽然一股恶心就直冲上来。

“哇!”她止不住的干呕起来,夜白却是惊骇的脸都变了色:“悦儿你没事吧?”

这些天苏悦儿胃口不怎么好,精神也差,还魂力尽失,他虽然言语大咧地说着无事,其实内心也特别的担心她来着,这才尽心熬了补汤给她,结果……

呕了两下缓过劲儿的苏悦儿,拍着胸口呼哧了几下,忽然转头看着夜白:“去,叫医生来。”

“哦!”夜白应着就转身。

“要妇科的!”苏悦儿大声提醒,夜白的脚步一顿,回头看着苏悦儿:“啥?”

“啥什么啊!笨蛋!”苏悦儿说着笑了起来--她真是忙昏头了,居然没留意到自己的身体情况,她可是两个月都没见大姨妈了,看来……她该是有喜了!

夜白顿了顿,终于反应了过来,立时脸有喜色的撒丫子跑了出去。

一刻钟后,三五个妇科医生就统统被他给拽了来,再而后……全国上下都知道,他们的女皇陛下有了!

再八个月后,随着一声哇哇的啼哭,魂族多了一个太子,但他的脑袋上却有了一对龙角。

于是夜白和苏悦儿在欢喜的给孩子起名叫夜瞳之后,有了一个新问题:

神龙血统的太子,是回龙族当未来的龙尊呢,还是留在魂族当未来的帝皇呢!

--THEEND--

此章加到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