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0章 我想通了,不如我们结婚吧。(1 / 1)

我一睁开眼睛,就瞧见许久不见的周晋毅。

我以为自己是在做梦,定定的看着他,他伸手过来拉我放在被子里的手,轻轻捏在掌心,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

我以为自己还是在做梦,直到我摸到他无名指上我送他的那一枚戒指,我才肯定眼前的是周晋毅,可是那枚戒指不是在海南的时候,就被我扔到楼下去了吗?怎么还会继续戴在他手上?

我愣愣的看着他,直到他开口说出第一句话:“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有了我们的孩子?”

我怔住,心里纠结,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打算要隐瞒他,是他自己选择不相信我。

我冷冷的说:“他不是你的孩子!你别忘了这话也是你自己说的!”

周晋毅短暂错愕,英俊的脸庞随即有些失神,半晌,他似乎才终于记起了什么,对我说:“我那天……”说完他又突然顿住了,换了个挺强势的语气说,“他是我的儿子,我已经和他做过DNA了。”

我气得想打人,从床上坐起来,我愤怒盯着他,抬手就想甩他巴掌。

周晋毅似乎知道我要做什么,牢牢控制住我的手臂,一个用力,直接将我抱入怀里,轻声的语调哄着我,“别这样,我现在知道他是我儿子了,我们还像以前一样,不就好了吗?”

“你做梦!”我用力把他推开,愤怒的指责他:“周晋毅,我看你是搞错了重点,他的确是你儿子,可你除了贡献一颗精子你还做过些什么?你不仅什么都没做,你还怀疑我,你还和他做DNA,你这样的作为和背后落井下石的小人有什么两样?”

周晋毅无话可说,在我说完这番话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一声不吭。

护士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进来,循例的检查后,又问了我几个问题,还顺便夸了周晋毅一句,在我耳边轻声说:“你丈夫很迷人,你很幸运。”

她说这句话的声音分贝有些高,我怀疑周晋毅也听到了。

我正想和护士说他不是我的丈夫,周晋毅忽然就转身与我告别说:“你好好休息,我过几天来看你。”

我盯着他离开的挺拔背影,一直目送他离开才收回视线,护士问我:“你丈夫很忙吗?都没时间照顾你。”

我挺尴尬的诚实对护士说:“他……不是我的丈夫。”

“是吗?”护士惊讶的看着我,眼底都是不相信,“可他看你的眼神很深情!”

我心想,外国的护士真是牛逼啊,竟然还有解读眼神的能力,转瞬又听到护士又补充了一句,“人的眼睛是骗不了别人的。”

护士走后,我躺在床上,想起周晋毅竟然拿我儿子去做DNA,忽然感觉心里难受极了,想着想着我就睡了。

第二天,周晋毅来了。

他昨天离开的时候,说他要过几天才来,可是这才过了24个小时不到,他又来了,还带着束玫瑰来给我。

我的病房有些小,他带着香槟玫瑰来,又不知该把花往哪搁,找来找去也找到一个花瓶,最后只能把花暂时搁在洗手台上。

我说:“你还来做什么?你来就来,还带花来做什么?”

周晋毅正在看被我放在婴儿床的孩子,一边看,一边心不在焉回答我:“路边看到就顺便买的。”

我说:“你能不能换个借口?每次买花,就说是路边买的?你骗谁呢?”

我说话的口气火药十足,周晋毅也发现了,他一边逗着孩子,一边说:“好吧,那就不是路边买的,是路边捡的,刘薄荷,给你你就拿,你那么多个问题做什么?我又不是没送过你花,就当做是为了感谢你给我生了个孩子,所以买来送你的行了吗?”

我听着他这毫无逻辑的话,心里愤怒的想着,妈的,我千辛万苦才生下孩子,你随便一束花就想打发我?

周晋毅仿佛是听到了我心里的腹诽,竟忽然抬起头来,冷不丁问我一句:“除了花,你还想要什么?只要你说,我尽量。”

我十分无情的说:“我什么都不要,就要你滚,你滚得越远越好,我再也不想见到你,我儿子也不想见到你!”

周晋毅被我气得够呛,脸色遽变盯着我看了好半晌后,特别气愤的哼了一声。

这一天,我们又是不欢而散,我并没有很难过,至少没有昨天那么难过。

第三天傍晚,我正在护士的指导下,尝试给孩子喂奶。

之前我一直没有奶水,所以孩子一直都是喝的奶粉,可我的想法还是比较传统,总觉得孩子吃母奶以后长大会聪明一些,所以在尝试吃了一些药物后,我便开始给孩子喂母奶。

也不知是孩子吃惯了牛奶还是怎么了,竟然对母奶很排斥,还好护士安慰我,说要慢慢来,于是在尝试了多次之后,孩子终于一点点接受,但期间还是吐出来不少。

周晋毅什么时候来的我都不知道,孩子吐奶在我身上的时候,他一把把我怀里那个胖小子给举了起来,高高的抛弃,用额头蹭着孩子的额头,恶狠狠对孩子说:“哦,你妈妈给你喂奶喝你还嫌弃?你爸爸我要喝都没有,这么小就学会挑剔?是不是怪你妈妈不够漂亮?不够性感?”

我随手拿了个枕头砸他,示意他快些把我儿子放下来。

可是我的儿子被他一会举高,一会举低,竟高兴得咯咯笑。

我从周晋毅手里接过孩子的时候,孩子还不高兴的哇一声大哭起来。

孩子哭得异常凄厉,我完全哄不住他,最后还是由周晋毅亲自出马,从我手里接过了孩子,放在怀里轻轻哄骗着,孩子才止住了哭声。

我忽然觉得心里落差好大,周晋毅竟安慰我:“你别难过啊,这小子就是个二货,他嫌弃你比他还二呢,所以才不让你抱。”

我噗嗤一声笑了,说:“你才是二货。”

我这才发觉他眼睛一直往我衣领口处瞟,我知道他在看什么,用手摁住领口。

他伸手过来抱我,问我:“我今晚可不可以留下来?”

我瞪他一眼,“你说呢?当然不可以!”

他特别无耻的说:“我和我儿子都觉得我今晚应该留下来的。”

说完,他举着他的无名指说:“真的,我用你送我的戒指发誓。”

我想起他还欠我无数个解释,我当然不会那么容易与他和解。

就算他和温怡璇真的没有什么,我也不会像从前一样那样轻易让步,否则就算我们有重新在一起的机会,他也只会觉得我可有可无。

遇到争吵的时候,他也从不主动与我解释,总是自信的觉得我永远不会离开他,他甚至连结婚的承诺也不给我一个,我已经看透了周晋毅的劣根性,不到最后一步,你无法逼他做出承诺。既然如此,我就逼他到最后一步,我倒要看看,他能给我什么。

我说:“你走,我不需要你留下来。”

周晋毅特别固执,指着孩子胖乎乎的脸说:“可你儿子说他很希望我留下,刘薄荷,你能不能别那么残忍,你听听你儿子的心声,你看看你儿子的眼睛,你没看见他那望着我的时候,那双无比渴望我留下来的小眼神?”

我说:“没有没有,我什么都没看见!你走,你走!”

周晋毅再次被我赶走,可是第二天他照样过来。

就这样,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,周晋毅白天偶尔过来,晚上也偶尔过来,只是临睡之前,我是必定要把他踢走的。

周晋毅在尝试和我说了无数好话后,终于领悟到了精髓。

某一天,临走之前,他突然转头看我说道:“刘薄荷,我想通了,不如我们结婚吧。”

添加书签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